[消息树]
>>作家访谈

东西:作家触电可以救文学

2005年10月11日 9:56

  一部名为《留点时间给父母》的公益广告正在中央电视台播放,但是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,这则广告是从一部电视剧的片花中直接剪辑出来的,这部电视剧就是《我们的父亲》,16日开始将在央视8套播出。电视剧片花用于公益宣传,用公益广告为电视剧做前期铺垫,这是头一回。

  ■东西原著南北监制作家客串

  《我们的父亲》根据广西作家东西的同名小说改编,故事讲述父亲试图通过自己的方式,帮助生活在城里遇到情感问题的儿女,但他的好心介入却使子女们的生活更加混乱。子女们在繁忙的生活中渐渐忽略了父亲。最终,儿女与父亲只能擦肩而过,阴阳两隔……作品勾画了农村和城市文明的距离,探讨如何关爱老年人和关心年轻人。因此选择在今年重阳节前后播出,希望能够唤起社会对父母进一步的关爱行动。

  《我们的父亲》有一个挺逗的主创阵容:东西是原著作者,而该剧的总策划、监制、制片名为南北,导演为曾经拍过《梅花档案》、《这里的黎明静悄悄》等的毛卫宁,演员方面,刘子枫出任父亲一角,尤勇、史兰芽、杨若兮等则成了一家子。

  因为是在广西拍摄,加上东西的号召力,于是包括凡一平、胡红一、文艺理论家杨长勋等一批广西作家在这部电视剧中亮相,使得《我们的父亲》又成了广西作家的形象宣传片,《寻枪》和《理发师》等小说作者凡一平因为比较胖,加上剃的是光头,就在其中扮演一位“大款”朴先生,想趁剧中的二女儿与丈夫产生矛盾之机插一杠做二女儿的情夫,竟然有三四分钟的戏,十几句台词。

  ■东西:作家有钱了可以更安心写小说

  《我们的父亲》是《耳光响亮》之后作家东西的又一部小说被改编成影视剧,从《天上的恋人》到《永远有多远》,从《响亮》、《姐姐词典》到《我们的父亲》,东西成为广西作家中“触电”最频繁的一个。

  东西与影视剧的缘分始于由他担任编剧的《天上的恋人》。东西说,每一部作品改编为影视剧都会有一点东西丢失。一般来说,小说的内涵比较丰富,小说中许多荒诞、批判、尖锐的东西在影视作品中都不会表现出来。影视作品需要收敛。比如,分别根据他的小说《耳光响亮》、《没有语言的生活》改编的电视剧《响亮》和电影《天上的恋人》与小说相比就有所收敛,《天上的恋人》只留下了爱情这条线索,《响亮》除了讲人的命运,还留下了爱情亲情,究其原因,影视作品要尽量贴近老百姓的生活。

  东西、鬼子、李冯、凡一平等青年作家的成名,已经使中国文坛不得不对广西另眼相看。其中前三位被称为广西文坛“三剑客”,而凡一平则因《寻枪记》和《理发师》在全国知名。1997年,东西的中篇小说《没有语言的生活》获得首届鲁迅文学奖,结束了广西连续多年无人获得全国文学奖的局面。继东西之后,鬼子创作的中篇小说《被雨淋湿的河》于2001年获得第二届鲁迅文学奖。与此同时,身为编剧的李冯随着电影《英雄》的热映也引起了全国的关注。他们在文坛上的活跃被称为新桂军的崛起。

  对于新桂军,东西表示,广西是一个文学边缘地带,新桂军在文坛上的崛起令人们对广西的文学创作有一个新的认识,但这些认识仅仅是文学圈子范围内的,而“新桂军”的频繁“触电”,扩大了广西作家的影响,这些影响不仅是文学圈子范围内,还应该是立体式的,这会更有利于把广西作家的作品推出广西。“为什么这么多有名的导演选择广西作家的作品,这说明广西作家是有实力的。‘触电’还可以起到对文学的自救作用。”东西坦言,“作家的生活相对清贫,有钱后我能更专心地写小说了。”


 选稿:一凡  来源:北京青年报  作者:刘江华  [联系我们]
 
 
 

 
上海作家协会与东方新闻网联合主办
文学会馆网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